体彩6十1分析预测18号
2019年11月3日
分享
第44期 陳麗鳳:做肩膀戲傳承的火炬手 讓非遺“活”起來
  • 陳麗鳳作為底座表演(左一)。沙縣肩膀戲傳承和保護中心供圖
  • 《小放牛》下鄉演出。黃長明 攝
  • 《哪吒鬧海》表演現場。黃長明 攝
  • 臺灣客家電視臺錄制肩膀戲 沙縣肩膀戲傳承和保護中心供圖

沙縣肩膀戲。沙縣肩膀戲傳承和保護中心提供

一千多年來,在這沙縣方鐘靈毓秀的山水間,逐漸形成迎燭橋、賽春牛、游魚等一系列地方文化習俗,豐富多彩,內涵豐富。肩膀戲,被稱為我國民間的活木偶,是沙縣地方文化中最具代表性的表演藝術形式之一。表演時,一個約五六歲的孩童站在大人的肩上,以肩膀為舞臺,穿著戲服邊唱邊舞,在悠揚的樂曲中演戲,煞是可愛;大人根據劇情負責臺位走步,上下配合,渾然一體,是一種高難度的特別戲種。因演技奇特,唱腔動聽,兼容各調,場地不拘,素有"肩膀上的民間藝術奇葩"之美稱,2005年10月被列為福建省首批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

十月的一個早上,走進沙縣西門幼兒園,走上貼滿肩膀戲演出照片的樓梯,我們見到了福建省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沙縣肩膀戲代表性傳承人陳麗鳳。

“我小時候,老家每當廟會活動就有肩膀戲表演,生動有趣是我最初對肩膀戲的印象。”陳麗鳳說道。那時,肩膀戲表演者大部分是農民,他們勞作回來,才有空彩排,使用的多為本土的樂器。后來,自己生了女兒,社區組織肩膀戲表演活動,基于對肩膀戲的熱愛,陳麗鳳積極地帶領女兒加入了肩膀戲表演。從此,肩膀戲的種子便在在陳麗鳳心里生根發芽,成為一生的事業。

陳麗鳳一直堅守著“傳承”的事,“如何更好地傳承肩膀戲?”這個問題她一直在思考。

播撒種子,種下希望

陳麗鳳作為底座表演(左一)。沙縣肩膀戲傳承和保護中心供圖

《張飛審瓜》在古縣村演出。黃長明 攝

在陳麗鳳的努力之下,肩膀戲的傳承有了積極進展。2004年,陳麗鳳工作的沙縣西門幼兒園成立了肩膀戲培訓基地,為沙縣肩膀戲輸送了大批小演員。2008年,沙縣肩膀戲藝術團西門幼兒園分團成立,肩膀戲這一古老的民間藝術又有了新起點。2012年,沙縣文化館和沙縣西門幼兒園簽訂了《關于非遺進校園協議書》,將肩膀戲送進校園,實現固化合作。在她手上培養過的肩膀戲小演員,最早的一批已經大學畢業了,“兵”是流水的兵,營盤卻牢牢地建立在校園。

陳麗鳳希望把肩膀戲這個藝術的種子播散進更多的孩童心里。每個星期一,沙縣西門幼兒園舉行升國旗儀式,陳麗鳳如往常一樣安排了幾個“站肩”的小朋友,輪流站在底座演員肩膀上,做簡單的表演吸引幼兒園小朋友。觀賞肩膀戲,更重要的還有體驗,陳麗鳳每學期在每個班,輪流開設肩膀戲體驗課,讓孩子接觸肩膀戲,慢慢地投入到這個藝術中來。

這個過程中總會遇到困難,有的孩子自己喜歡,家長卻不同意參加。幼兒園里有個叫黃梓棋的小朋友,外形體態都特別適合肩膀戲,可是她媽媽不愿意讓她加入肩膀戲培訓,陳麗鳳沒有放棄,她一個個說服梓棋的同學加入肩膀戲培訓,第二年,她母親受到感染,親自向陳麗鳳申請加入肩膀戲隊伍里。

這種一點一滴的改變,一天一天地堅持始終伴隨著陳麗鳳。她說人的一生能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特別珍惜。

苦練內功,薪火相傳

陳麗鳳(右一)彩排肩膀戲。沙縣肩膀戲傳承和保護中心供圖

肩膀戲訓練和演出時,最大的困難在小演員,孩童年紀小,很多因素難以控制,在演出中,有的小演員還會睡著。這樣一個獨特的藝術形式,雖為觀眾喜愛,但也存在一些局限,小演員因為體重課業等影響,超過六歲就要更換,服裝單一,沒有固定底座演員等。陳麗鳳和她的肩膀戲團隊,從排練、化妝、臺詞、道具、演出全部都要獨立完成,在人物造型還有服裝設計上苦下功夫。

陳麗鳳介紹,幼兒園也是底座演員培訓基地,底座來自各自行業,有司機、教師、搬運工、外賣員等。為了拓寬底座演員的“招聘”渠道,陳麗鳳想了一個辦法,采取以孩童的父母當“底座”的做法。這一舉措優勢明顯,因為父母跟孩童有著與生俱來的親情,孩子踩在家長肩膀上非但不害怕,還會產生強烈的表現欲。傳統文化與親子文化相融合,讓非遺項目肩膀戲的傳承打下了堅實的基礎。

基于父母當底座,有的一家人都會參與到肩膀戲這項表演中來。2012年,沙縣組織100對肩膀戲演員到三明參加世界客屬第25屆懇親大會,以肩膀戲為橋梁對外交流,讓更多的市民參與到肩膀戲這項藝術中來,讓肩膀戲生生不息。

走出沙縣,走向全國 

《八仙匯聚小吃城》表演現場。葉克秋 攝

肩膀戲作為一種藝術形式,只有真正走到尋常巷陌,走到田間地頭 ,才能真正走進群眾心中。陳麗鳳帶領著園里會肩膀戲的孩童去全國各地參加各種文化交流活動,也走進社區、走進校園、走進廣場……只要有人看肩膀戲的地方他們就去,去影響更多的人……

在陳麗鳳印象中,最深刻的是去臺灣進行交流的一段故事。2010年的5月,陳麗鳳和她的肩膀戲表演團隊帶著對這項事業的熱愛和對外交流的興奮,來到了臺灣。他們將沙縣小吃文化與肩膀戲融合,創作的《八仙聚會小吃城》表演給臺灣當地民眾看,受到了極大的歡迎,“有許多觀眾好奇的撫摸我們的小演員,都以為是木偶假人。”陳麗鳳說,“有個觀眾摸了小演員的臉蛋,還說了句‘是活的,還是熱的’。許多觀眾都要求合影留戀,當時觀眾拍照的時間遠遠超過整個表演時間。”如今,肩膀戲已經成為海峽兩岸民眾進行文化交流的一個重要紐帶,在一次次地交流中,兩岸的民眾共同參與,切磋技藝,增強了臺灣同胞的文化歸屬感。

后記

如今高科技影響大眾的生活,肩膀戲傳承人仍然用熱情守護著最初的執念,讓肩膀戲這朵“奇葩”開在更多的地方,煥發光彩。許多如陳麗鳳一樣的肩膀戲表演者,他們是這項藝術的經歷者,也是見證者。肩膀戲是傳承中華民族歷史的文化載體,是連接海峽兩岸同胞情感的藝術橋梁,每個肩膀戲藝人,都在用自己滿腔熱情,用自己的身體力行去影響更多的人來關注、守護、繼承和發揚我們的傳統文化。中華優秀傳統文化是中華民族的“根”與“魂”,我們每一個人都有義務,站在傳承人的肩膀上,跳出更扎實、更驚艷、更有發展的傳統文化“肩膀戲”,讓我們的文化生生不息,傳播到世界各地。

2008年,沙縣肩膀戲藝術團西門幼兒園分團成立,肩膀戲這一古老的民間藝術又有了新起點。2012年,沙縣文化館和沙縣西門幼兒園簽訂了《關于非遺進校園協議書》,將肩膀戲送進校園,實現固化合作。

為了拓寬底座演員的“招聘”渠道,基于父母當底座,更多的人參與肩膀戲表演。2012年,沙縣組織100對肩膀戲演員到三明參加世界客屬第25屆懇親大會,以肩膀戲為橋梁對外交流,讓更多的市民參與到肩膀戲這項藝術中來,讓肩膀戲生生不息。

人的一生能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特別珍惜,我會用熱情堅守傳承肩膀戲。——陳麗鳳

記者 肖曉敏
記者 劉惠萍
編輯 仁青卓瑪
昵 稱:
体彩6十1分析预测18号 杀肖规律 山西快乐10分开奖号码 老11选5技巧 稳赚 福利彩票开奖时间 pt电子游戏户 重庆时时开奖历史查询 魔力怀旧做血瓶赚钱吗 不输本金的投注 宁夏11选5撒时开奖 pt电子老虎机网址 时时彩全网计划 骰宝大小必胜法 时时彩二星稳赚 七乐彩2018093开奖结果 魔兽官方对战平台赚钱 大乐透开奖结果查询